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愛情曾來過
愛情曾來過

愛情曾來過 沈書顏 著

連載中 黎可可傅堯寒

更新時間:2020-08-05 16:26:28
主角叫黎可可傅堯寒的書名叫《愛情曾來過》,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沈書顏創作的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他寵了她三年,后來她才知道,原來只不過是一場報復。她陷入他給的寵愛,陷得越深,他報復的傷害力便越強。黎可可不禁感嘆:人稱商業傳奇的傅氏集團總裁,玩起感情套路戲耍小孩,也這么得心應手。她努力逃出男人編織...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宮司霆到包廂時,傅堯寒已經走了。他看向躺在地上的白瑜,面不改色:“活該?!?/p>

白瑜伸出手,“扶我一把,那兩人先后踹我一腳?!?/p>

**

保時捷內。

黎可可一挨到副駕駛座座椅,便將自己縮了起來。

傅堯寒進了駕駛座,便看見女孩縮在座位上。她本來就很小,將自己蜷縮在一塊兒,便顯得更小。

隱隱約約,她的肩膀在顫抖。

男人開了空調,將溫度調高了幾度。他拿來后車座上的毯子,傾身往她身上蓋。

碰到她那刻,女孩重重打了個顫。下意識轉頭看向他,眸子里充滿了恐慌。

傅堯寒低著頭看了她一會兒,將毯子提了提,把她整個人蓋住?!跋麓尾粊砹??!?/p>

回梅園的路上,車內十分安靜。

女孩側躺著,面朝車窗,眸色由恐慌漸漸變得平靜,眼神呆滯地望著窗外的街道霓虹燈。

男人開著車,時不時偏頭看她一眼,也沒有說話。

以前,他帶她出去玩。那時她還不會說話,但總是嬉嬉笑笑地在車里打鬧。

像個小孩子似的,會在他等紅燈的時候湊過來吻他一下。

車子放著零食,她總會拆開來吃。每次都會塞幾個進他嘴里,盡管他不喜歡吃那些小孩子吃的玩意。

保時捷到梅園,是半個小時后。

晚上又下起了雪,現在下大了,紛紛揚揚地落。

車子停下,黎可可便起身打開車門,穿著單薄的一條裙子,就往外頭走去。

傅堯寒繞過車身走過來時,女孩已經往前走了。

林蔭道上路燈燈光照在地面上,她的背影背著光。遠看去,瘦小孱弱,仿佛一個玻璃娃娃,但凡用點力就能把她捏碎了。

吳媽出來得及時。

見到黎可可,立馬拿著傘就跑了過去。像護女兒似的將人摟進懷里,“小姐您怎么穿這么少?先生呢?”

黎可可靜靜地往前走著,低著頭小小地說了句,“他喜歡我這么穿?!?/p>

她聲音很小,蒼白無力,仿佛被雪地里的風一吹就散了。

進了屋,黎可可直接上了樓。

吳媽從廚房煮姜湯出來,便撞上往餐廳去的傅堯寒,“先生?!?/p>

男人“嗯”了一聲,接過她手里的姜湯?!澳琰c休息,我端上去給可可喝?!?/p>

任吳媽怎么老眼昏花,也看出先生和小姐之間的不對勁。

往昔的小姐最粘先生,但凡先生車子進梅園的林蔭道,她就會穿著睡衣從樓上跑下來,片刻都不離開先生半步。

那張精致的小臉上,總是帶著甜甜的,不諳世俗的笑容。

這段時間,小姐仿佛一夜間變成熟了,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淡了下去,整個人都病懨懨的。

“先生,小姐還是個小孩子,要是做錯了什么事,您別和她生氣?!眳菋屚?,“她最愛您了?!?/p>

“小姐以前和我說,她想一輩子都跟在您身邊。說這世界上只有您對她最好,她會對您好一輩子?!?/p>

“今年您的生日馬上要到了,小姐從去年就開始準備了,就在她平時玩的三樓房間,她準備了一年,費了好大的功夫?!?/p>

傅堯寒神色沒有太大的轉變,依舊跟吳媽說:“您早點休息,我和她的事您不用太關心?!?/p>

男人走后,司機老王走了過來,拉了一下吳媽?!八X吧,小姐和先生的事沒什么好理會的。先生已經有未婚妻了,以后這房子也都是夏小姐的。你不會打算照顧黎小姐照顧一輩子吧?”

“日后夏小姐和先生結了婚,你就得照顧夏小姐了?,F在先和黎小姐劃清界限,指不定黎小姐哪天就被先生挪出梅園了?!?/p>

吳媽瞪了他一眼,“好歹也和小姐一起生活了三年,老王你說話真難聽?!?/p>

**

傅堯寒進到主臥。

燈沒有開,只有浴室的暖燈開著,有淅淅瀝瀝的水聲從那邊傳過來。

垃圾桶里,躺著那條皺巴巴的紅色裙子,她今晚穿的那條。

黎可可從浴室里出來,系著一條浴巾。頭發還是濕的,水珠順著發絲滴落在胸前。

走到臥室,就看見傅堯寒坐在床邊。她稍稍頓了一下,下意識提了提胸前的浴巾。而后走到衣柜前,拿了一套家居服。

又折回浴室換上。

見她再次出來,男人的目光隨著她移動,幽幽開了口:“吳媽給你熬了姜湯,趁熱喝了?!?/p>

黎可可拿著毛巾擦頭發,聽著他的話,便往床邊走去。彎腰拿起床頭柜上的瓷碗,仰頭將姜湯喝了。

她不能再生病了。

那三天她病得很重,席嶸說差點就把腦子燒壞了,也差一點醒不過來。

若她醒不過來,病重了,誰來照顧黎母?

黎可可走到梳妝臺前坐下,拿著吹風機準備吹頭發。剛準備吹的時候,手里的吹風機便被男人拿了過去。

她抬眸,從梳妝臺的鏡子里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傅堯寒。

男人拿著吹風機,是準備給她吹頭發。

往昔,每次她洗了頭都會在床邊坐著,就等著傅堯寒過來幫她吹頭發。

她很會撒嬌,傅堯寒要是不做,她便開始撒嬌。那男人便會依著她寵著她,她說什么他便做什么。

——撒嬌,是察覺到了自己被愛的可能。

當一個人清楚認知到對方不愛了,也便喪失了撒嬌的能力,就連想,都不敢去想。

黎可可有一瞬間的恍惚。

回過神,是幾秒鐘后。她立馬彎著身子往一側挪了幾步,“不麻煩你了?!?/p>

男人神情淡漠,仿佛對她的拒絕沒有太大感覺。只是握著她的肩膀將她轉過去,將吹風機風速調小,認真地給她吹頭發。

這般營造出來的親昵感,黎可可有些不太適應。她一直半低著頭,沒敢從鏡子里去看他。

期間,兩個人也沒有交談。

末了,男人關了吹風機,輕輕撥了撥她的發絲。這才掀開眸子,對上鏡子中她的眼睛。

他眼神薄涼,“那天晚上送你回來的男人,什么時候認識的?”

“福利院認識的,他住在我隔壁房間?!?/p>

“那你挺幸運的,認識席家前幾年找回來的小少爺?!?/p>

小說《愛情曾來過》 第9章 撒嬌的隱義是被愛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淘宝快3开奖结果 排列七开奖结果今天 双色球3d开奖号 投资理财平台推荐.中欧钱滚滚 吉林快3开奖号码 福彩35选七开奖时间 广东快乐十分稳赢200 福建十一选五复式规则 广西11选5 上证指数股票 秒速牛牛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