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醫品狂徒
醫品狂徒

醫品狂徒 遲到的情書 著

連載中 林蕭凌青竹 宮廷江湖恩怨懸疑暖婚

更新時間:2019-11-21 14:57:06
主角叫林蕭凌青竹的書名叫《醫品狂徒》,是作者遲到的情書最新寫的一本都市異能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三年失憶,一朝覺醒。林蕭與未婚妻綾清竹之間的關系變得異常微妙······...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冰云,你怎么能這么說,林蕭的長輩當年對我父親有救命之恩,人不能忘本。”凌耀板著臉說道。

“難道就因為一點小恩小惠,我們一大家子都跟著他倒霉?”

李冰云越說越氣,還把怒火遷移到了凌耀身上:“都什么年代了,還搞指腹為婚那一套,”?

李冰云精明強勢,凌耀又是個妻管嚴,被李冰云一陣訓斥下來,這位老教授愣是被嗆得說不出話來,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你們兩給我想清楚了。”

李冰云好歹是個知識分子,說話雖刻薄了點,但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說得差不多了就拉起凌青竹的手:“咱娘兩去吃飯,別管他們死活。”?

凌青竹有些不忍心,但見自己的老媽在氣頭上,也不敢替林蕭說話,嘆了口氣,跟著李冰云離開。

客廳只剩爺倆,凌耀苦笑著說道:“小蕭,你阿姨說話就這么直白,你別往心里去。”

“沒事,云姨性格耿直,我明白。”

林蕭淡淡地說道,李冰云一直對他不滿意,他心里是清楚的。

要不是這三年來,凌家父女對他照顧有加,以林蕭以前的性格,他根本不會繼續呆下去。

覺醒之后,林蕭之所以還選擇留在林家,只是為了報答凌家父女三年來多家照顧他的恩情。

關于當年的婚約,如果凌青竹一再反對,林蕭也不想強求。?

他一生行事,從不愿拖欠別人。

尤其是現在的節骨眼上,為了不給凌家帶來麻煩,必須要把劉少龍那個紈绔子弟給解決掉。?

至于李冰云,犯不著和一個目光短淺的老女人計較。

吃過飯后,林蕭回到房間。

凌青竹有輕微的潔癖,即便在大冷天,也堅持每天要洗的干干凈凈才能安心入睡。

兩人之間雖然只是名義上的夫妻,卻沒有分房睡。

凌青竹穿著潔白的睡衣從浴室出來,暖色燈光傾照在她的身上,每一寸肌膚宛如上好的漢白玉一樣,光滑晶瑩。

她拿毛巾擦拭著頭發上的水珠,一雙大白腿修長而勻稱,由上而下,精致的臉孔,玲瓏曼妙的曲線,一米七左右的身材似乎受到了造物主所有的祝福,沒有一絲絲多余的贅肉。?

諾大的房間有兩張床,凌青竹看到躺在一邊的林蕭,俏臉迅速浮起一絲紅云。

失去記憶后,林蕭是一個逆來順受的老實人,凌青竹甚至可以把他當作一個孩子,雖然心中有些奇怪,但總算能接受。

可現在林蕭恢復了正常,無論生理還是心理,都是一個發育正常的成年男子,凌青竹難免感到了不安。

空氣中彌漫著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氣。

林蕭皺了皺鼻子,朝凌青竹看來,目光一下定格住了。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是一個尤物啊,二十五六歲的年紀,脫去了小女生的稚氣,也沒有三四十歲女性那種成熟卻略顯事故的氣質,當真是女人一生中最漂亮的年紀。?

凌青竹似乎感受到了林蕭火熱的注視,一張小臉紅到了耳根。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未經人事,卻已經初現媚態。?

林蕭面帶贊賞,他入世歷練近十年,也極少看見如凌青竹這般幾乎完美的極品女人。

“林蕭,我明天約劉少龍出來,你忍一忍,給他賠個不是,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凌青竹無法適應這種曖昧的氣氛,主動開口說道。

“沒這個必要,一個劉少龍,還沒有能耐讓我賠禮道歉。”林蕭搖頭道,雖然他目前的修為不足巔峰時期的十分之一,但一個小小的臨州市,能讓他低頭的人還真沒有。

“劉家父子那種人可不是鬧著玩的”

凌青竹生氣地說道。

前段時間有個開發商得罪了劉家,現在還躺在醫院里,事后劉家找幾個人出來頂罪,他們父子依舊一點事都沒有。

在凌青竹看來,林蕭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小角色,劉家想整他跟碾死一只螞蟻那樣簡單。?

“青竹,我說過,我不是一般人。”林蕭淡淡道。

“你能不能別死撐著!”

凌青竹蹙眉道:“男人要能屈能伸,丟點面子總比丟條命好。”

林蕭不以為意:“我心里有數。”?

“行,我就看看到時人家找上門來,你怎么辦!”凌青竹關上了燈,背對著林蕭轉過身去。?

真是不掉棺材不落淚,既然林蕭自己不惜命,她也懶得再說。

“找我麻煩?”

“恐怕他們沒有這個機會!”

黑暗中,林蕭的笑容陰冷無比。?

······?

深夜的臨州,依舊燈火通明。

十二點,對于許多人來說,才是享受夜生活的開始。

一家按摩房內,一個五十歲左右,挺著大肚子的男人正躺在按摩椅上,兩個膚白貌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左一右地替男人敲打肩膀。

男人叼著一根價值不菲的雪茄,一臉愜意的吞云吐霧。

而另一邊的椅子上,和他長相有六分相似的年輕人,一邊捂著腫脹的臉嘶嘶吸著冷氣,一邊把手放在身邊按摩小姐的臉頰上,用力揉捏著。

那個女人白皙的臉蛋很快浮起淡淡的淤青,額頭落滿了汗珠,顯然在忍受著巨大的痛楚。

但是她深知眷顧她的年輕人是何等的暴虐,死死咬著牙關,一聲不都敢叫出來。

“草泥馬,你這么痛苦做什么?伺候老子委屈你了?”劉少龍一巴掌甩在女人的臉上:“給老子笑!”

“劉少!”女人抬起頭,露出一個牽強的笑容。

“真特么難看!”

劉少龍又重重地甩了女人一巴掌,女人心里委屈極了,捂著臉頰小聲啜泣起來。

“你哭起來好看多了!”

劉少龍哈哈大笑,對自己的杰作相當滿意,又一巴掌重重甩了過去:“給老子哭大聲點。”?

女人兩邊的臉頰迅速腫了起來,再也受不住心中的委屈,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淚水掛滿了眼眶。?

“舒服多了!”劉少龍露出滿足的笑容。??

“臭小子,還是死性不改。”一旁的胖子笑罵道。

“爸,我這還不是隨了你。”劉少龍一臉自豪:“你是流氓頭子,我要是不流氓,還是你親生的?”

“這倒是。”劉鴻深以為然,說道:“平時半天都不見你人影,今天這么好心請我來按摩,有什么事趕緊說。”

“爸,我被人給揍了,你得為我出頭。”

劉少龍指著自己的豬頭臉,想到被一個倒插門的小角色給揍了,他心底就滿是怒火。????

“你每天那么囂張,是該長點教訓。”

劉鴻嘴上這么說,看到劉少龍被打得不成人樣,心里也非常不爽:“對方什么來頭?”

小說《醫品狂徒》 第4章 親生的流氓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宮廷小說
  2. 江湖恩怨小說
  3. 懸疑小說
  4. 暖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淘宝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