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風水帝師
風水帝師

風水帝師 六生 著

連載中 袁朗寧夏 種田冤家暖婚空間

更新時間:2019-11-21 15:19:25
主角叫袁朗寧夏的小說叫做《風水帝師》,是作者六生創作的玄幻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相師,可相面,可相人。上達天聽,可知古往今來,下令九幽,可通三界輪回!相者,師也!尋龍點穴,相面算命那只是職業,泡妞把妹,家財萬貫,坐擁天下美女大小蘿莉皆收懷中,腳踩名門大家天下萬物盡皆拜服,這才是追...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老師,您看誰來了?”

一名滿頭華發的老人,半躺在竹椅上,雙目微閉。聽到馬向明的話,老人開口說道,“是袁朗來了吧,坐吧,向明,你去把我的鐵觀音拿出來泡上!”

見老人連眼睛都沒睜開,就知道袁朗來了,本來打算邀功的馬向明只能悻悻的轉身走進了里屋。

等到馬向明離開,老人才算睜開了雙眼,如果說袁朗的眼睛是一汪清泉,老人的眸子則是一眼潭水,深邃不可見。

“這小子,真當我老糊涂了么,這幾年來能夠讓他如此興奮地人除了你這小子,還有誰?恐怕我這老頭子都不及你在他心中的地位!”華老笑罵著,話雖如此,但是不難看出,華老的心情還算不錯。

“華爺爺折煞小子了,小子這一年多沒來,還望華爺爺不要怪罪才好!”袁朗如同一個三好學生一樣,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行了,就你小子嘴貧,坐下吧,嘗嘗我這鐵觀音如何!”二人說話間,馬向明已經捧著一套茶具走了過來。

“袁朗,還是你的面子好使,這可是老師上次用了一件官窯的青花瓷換來的……”不過見到華老的臉色有些陰沉,馬向明立馬知道自己說錯了話。

袁朗也知道了這次事情的大概,見馬向明給自己不停的擠眼睛,袁朗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對于品茶他完全不懂,再好的茶給他也是牛嚼牡丹,純粹是糟蹋東西。

“華爺爺,剛剛聽明哥說鋪子里發生了不少事兒。”事到如今袁朗只能毫不猶豫的把馬向明給賣了,畢竟自己就是一個學生的身份,華老不可能主動和自己說的,不如自己直接提出來。

馬向明本來以為袁朗幫自己解局,誰知道袁朗就這么把自己給賣了,當下馬向明目瞪口呆的看著袁朗,目光幾欲吃人。

“唉,只是一些瑣事!”華老嘆了口氣,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見華老不愿意多說,袁朗有些急了,畢竟華老對他好那也是有限的,再怎么說,自己始終是個外人。

“華爺爺,如果我沒看錯,您先前在建造青藤閣的時候布下了風水陣法吧?”袁朗端起茶自顧的喝了一口,實則眼睛的余光緊緊地盯著華老的一舉一動。

只見華老輕輕的點了點頭,“的確是布了陣法!”

“那華老可知道現在的陣法已經被人破了!”袁朗頗有一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想法。

“嗯?”華老的手微微一顫,杯子里的水差點灑出來。“你也懂風水?”華老驚疑的看著袁朗。

“不敢當,只是略知一二!”袁朗謙虛說道,實際上他卻是只是略知一二,但是耐不住腦袋里天綱相術強大的知識儲備。

“那你和我說說,就拿我這青藤閣來說吧!”華老把茶杯放在托盤上,擺好了一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袁朗忍不住心里苦笑,他還是低估了這些商人,本來以為自己和華老也算親近,然而只是自己想當然的以為。想到這里袁朗忍不住暗罵自己愚蠢,如果華老真的重情,何必和自己的兒子鬧僵?

想明白了,袁朗馬上開始動了其他想法,自己現在什么都缺,但是最缺的還是錢。

“青藤閣面向朝南,門口一馬平川,加上青藤閣的建筑,采用的卻是四合院的建筑風格,而四周更是暗含八卦之道,四周正對應了八卦里的坎位。坎為水,又呈合抱之勢,風水有云,山環水抱必有氣!”

“哦?那如今有水了,山從何來?”華老追問道。

袁朗輕笑了一聲,他要的就是這種局面,只要華老感興趣,那就不怕對方不上鉤。

“剛剛我已經說了,這里的建筑采用的是四合院的方式,建筑本身便對應了艮位,而艮為山。不得不說當時布下這風水局的人也是煞費苦心,單單是把八卦里面的山水摘出來,而隱藏其他,就廢了很大的功夫!”

這句話袁朗完全是平心而論,天綱相術中記載的很清楚,八卦本就是暗合陰陽之道。孤陰不生,孤陽不長。八卦亦是如此,即乾、坤、巽、兌、艮、震、離、坎!分別對應了天地雷風山澤水火!象征世間萬物,但是要想單一而生,恐怕只有先祖那樣的人才能做到吧。

“雖然這位風水大師煞費苦心做了這樣一個聚財集運的格局,可是卻也留下了最大的漏洞!”說到這里袁朗嘆了口氣。

“什么漏洞?”華老忍不住出聲詢問道,只是馬上臉色變得不太正常了,饒是他也知道自己這算是上了袁朗的賊船了。

“風水之道,天地無窮!”這句話說得格外裝逼,本就是出自《天綱相術》的第一句“相術之深,天地無極”。只是袁朗稍微修改了一下而已,然而這一句話,卻讓華老不停的點著頭。

“天地本就是平衡的,世間萬物也是如此。八卦更是暗含陰陽之道,然而那位陰陽大師妄圖孤一而生,卻不知道已經留下了最大的破綻!如果我猜的不錯,相比青藤閣門前的路是不是最近兩個月修整過!”

“你怎么知道?”馬向明吃驚地看著袁朗,雖然兩個人的談話讓他聽得云里霧里,可是青藤閣的路的確修整過,就在兩個月前。

“哼,這有什么好奇掛的,隨便找個人問一下都能知道!”華老冷哼了一聲,想必是因為剛剛沒有識破袁朗的計謀而不滿。

對此袁朗并沒有什么不滿,他已經確信了華老肯定會找他幫忙。

“修路倒是沒問題,可是為什么偏偏要把路修的東高西低呢,還偏偏是青藤閣的門口!而自然情況下,水流通常是自西向東。水為載體,自西向東為順勢,反過來則是逆勢!這一逆不當緊,剛好把青藤閣原本的風水也給逆轉了,本來的納財進寶,現在變成了散財走運!”

當袁朗說完的時候,華老的身體明顯的一顫,當下顧不得和袁朗繼續說下去了,連忙從竹椅上起身向外走去。

“向明,給我找一個水平尺來!”

見華老匆匆忙忙的往外走,馬向明也知道袁朗說的都是對的,暗中對袁朗豎了豎大拇指,屁顛屁顛的跑出去找水平尺去了。

水平尺,一般是木匠泥瓦匠用的居多,然而此時用水平尺測量地面的高低走向,最適合不過!

當然也有更好地方法,一盆水潑上去,立馬就能見效,不過對此袁朗并不關心。只要能證明他說的話,所有的問題自然都不是問題。

悠然自得的喝著茶,苦澀的感覺讓袁朗有些不適應。不過華老并沒有讓袁朗等多久。

“袁朗,袁大師!先前唐突了,袁大師莫怪!”華老雖然已年近花甲,可是走起路來依舊是虎虎生風。

還沒有進屋,就開始對袁朗拱手行禮。

如果說先前華老只是拿袁朗當個小輩來看待,現在已然把袁朗放在了與自己同等的位置上,甚至更高。

因為華老深知一位風水大師的作用有多大,寧愿得罪任何人,也不要得罪風水大師,就是得罪了警察,頂多抓進去關幾天。可是得罪風水師,說不定人家在你房間屋后走幾步,家里的人便莫名發生了各種災禍。

亦或者是在墳頭上動動手腳,斷子絕都毫不夸張。

“華老,你可真是折煞小子了!”袁朗也沒想到華老會給他行禮,當下連忙站起來回敬道。

華老有些驚疑的看了一眼袁朗,當下連忙請袁朗入座,親自倒上茶水。

“袁大師”

“華爺爺,你還是叫我袁朗吧,這樣聽著舒服!”袁朗苦笑著說道。

“那行,我就托大一聲,袁朗,先前我是真不知道你竟然還懂風水相術,只是不知道我這風水該如何解?”他現在已經完全相信了袁朗。

這風水局是他的一位老友親自布置的,只是多年以來,老友已經歸隱,如果不是袁朗今天恰巧來到這里,他已經打算再次聯系那位老友了。

“破解?小道爾!”袁朗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屑,這倒不是他自大,而是眼前的風水局對于天綱相術來說,只是小孩子過家家,完全不值一提。

華老微微皺眉,“袁朗,自信是好事,可是你真的能夠破掉眼前的風水局?”

“呵呵,華老,我知道你還是不信我,那樣吧。你院子東廂房不是一直空這么?”

雖然不知道袁朗這話什么意思,華老還是點了點頭。

“拆了吧!相信三天內必然見分曉了!”

青藤閣。

“老師,真拆了?”馬向明看著眼前的古香古色的廂房,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華老目光緊緊地盯著前方,臉上也布滿了猶豫。剛剛本來想聯系老友征求一下對方的意見,然而卻沒有聯系上。

現在華老已經可以確定是風水上的問題,可是要找其他的風水師,且不說不好找,價格上面也不好商量。

思襯了良久之后,華老終于開口,“找人拆了吧,現在就去!”

此時袁朗已經坐上了回家的班車,他相信華老肯定會拆房子,至于報酬的問題,想必三天之內華老就會來找他,當然,如果不來,袁朗不在乎再把風水局給他改上一改。

現在的袁朗已經不是先前的袁朗了。

回到家,看到家門口停放的一亮奔馳S500,袁朗的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冤家小說
  3. 暖婚小說
  4. 空間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淘宝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