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總裁狂寵契約妻
總裁狂寵契約妻

總裁狂寵契約妻 留流 著

已完結 肅祁揚雨筱雯 空間言情校園總裁

更新時間:2019-11-22 13:55:34
主角叫肅祁揚雨筱雯的小說叫做《總裁狂寵契約妻》,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留流最新寫的一本總裁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本是抱著總裁虐我千萬遍,我仍把總裁當初戀的決心嫁給了他,可誰知總裁竟然不喜歡這么溫柔乖巧的。“肅祁揚,這就是你這么多年的罪狀!”誰知肅祁揚連甩出三本筆記本。“你的罪狀,我們今天一條一條好好數數。”...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該怎么和肅祁揚保持距離的難題成了雨筱雯一件很頭疼的事,好在肅祁揚是沒有惡意,她覺得先靜觀其變,不過主要還是雜志社的一通電話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是編輯部小柳,也是她的小助理,剛畢業的大學生柳芳芳,打來電話說一家海外公司企劃進軍國內市,計劃在各雜志、新舊媒體上出一些通稿來樹立公司的形象,問他們有沒有興趣?

如果有興趣的話,讓明天早上去他們公司了解情況。

“當然有興趣啊!”雨筱雯理所當然地肯定。

有生意干嘛不做?她忙問:“你不要告訴我,你們拒接了!”那樣她要氣死的。

雜志社現在本來就舉步維權,就差出去搶生意了,送上門的還被拒接了,她回去肯定要開人的。

“怎么會!”小柳抗議,他們又不傻。

雨筱雯放下心來,“那你打電話來,想說什么?”

小柳嘆了口氣,提醒道:“老大,你忘了你現在在給肅總做專訪了?”

“沒忘啊!”她怎么可能會忘啊?肅祁揚可是天天站在她面前提醒著他的存在,只是小柳沒道理專門踢這個。

她想了想,問:“人家指名要我?”

“對啊。”小柳解釋說:“我聽人家那語氣,好像通知雜志社不止咱們家,我想是不是主編去會顯得更有誠意一些?”

她說的有點道理,便問:“小柳,那家公司叫什么來著?”

“是家法國公司,法文我不會念啦,但是中文名字我記得海瑞藍國際珠寶。”

“海瑞藍珠寶?”雨筱雯皺眉想了想,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熟悉,但是一時也想不來。

不過她并沒有糾結太久,說:“不管怎么樣,我們都要試一試,你讓其他的編輯先準備明天的會面,我也爭取明天出面,到時候等我電話。”

“好的,老大。”

掛了電話后,雨筱雯站在原地思索了一番,決定上樓找肅祁揚再談一談。

房間里,肅祁揚和雨瞳狀態隨意地坐在床前的地毯上,一個接近一米九高個的大男人竟陪著才五歲左右的孩子玩玩具玩得津津有味,臉上沒有半點不耐煩。

這樣的表情柔和的肅祁揚真的很難見!

雨筱雯隱約覺得為什么雨瞳喜歡粘著他了。

還有那些玩具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她怎么不記得自己有準備過玩具在這里?

“媽媽?”雨瞳發現出現在門口的雨筱雯,甜甜地喊了一聲。

雨筱雯回了他一個笑容,說:“乖,你先玩著,等會媽媽來陪你。”

然后看向肅祁揚,說:“那個你出來一下,可以嗎?我有事和你商量!”

肅祁揚看了她一眼,沒說什么,卻是站了起來。

他摸了摸雨瞳的腦袋,沒什么表情地走了出來,跟著雨筱雯稍微走遠了一點后,冷聲問:“有事?”

剛剛怎么說,也是吵了一架吧,現在又跟他提要求,饒是雨筱雯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雜志社是她的一切,是她遲早擺脫雨家的關鍵。

她咬了唇瓣,沖肅祁揚干笑了下,道:“那個我明天請個假可以嗎?”

肅祁揚擰了眉,冷淡道:“不可以。”

干脆利落得讓雨筱雯氣得牙癢癢,恨不得咬他一口,讓他知道她的厲害。

但是她不敢,強言笑問:“為什么不可以?我每天過去也只是給你打雜,根本都沒有正經采訪。”

“那明天就開始正式采訪!”

一句話成功堵住雨筱雯接下來想的所有理由和借口。她狐疑地看向肅祁揚黑曜石般黑亮的眼眸,問:“你確定?”

之前也是說過讓她正式采訪,但是結果呢?說了一頓避重就輕的話,沒有一點內容她能用得上的。

她看不想因為他的戲弄導致雜志社丟掉一筆大生意的,當然他這筆生意,她也不想就這么放棄了。

“確定!”肅祁揚目光灼灼,黑眸亮的像剛水洗過一般,不像說謊的樣子。

雨筱雯咬唇點了點頭,道:“那好,我期待明天的采訪。”

兩害相較取其輕的道理,她還是明白的,那個海瑞藍國際珠寶就只能讓副編輯他們去溝通了。

肅祁揚走后,雨筱雯就給小柳打了電話,讓他們明天盡人事聽天命。將雨瞳哄睡后,她又熬夜準備了明天的采訪稿。

為了從肅祁揚的這次專訪里盡可能地獲得獨家信息,她準備很多辛辣的問題,勢要從他這么挖到能彌補自己一家跨國公司約稿的損失。

雨瞳第二天早上就被雨筱雯送回幼稚園了,是老吳送的他們,因為之前他騙雨筱雯,不告把兩人帶到肅祁揚的別墅,雨筱雯一路上都沒有跟他說一句話。

不過她的行為在向來少言少語的老吳面前,顯得格外幼稚可笑。

所以看起來她好像是在氣自己,連雨瞳被老師接走時,看她的眼神都在說,媽媽,你該學著長大了。

雨筱雯心里很郁悶。

到肅氏集團的樓下,她例行去隔壁大廈的咖啡廳給肅祁揚外帶咖啡,意外地遇到了一個熟悉的人。

她本想裝作沒有看到,拿到咖啡就走人的,但是人家也發現了自己,上前打了招呼。

“筱雯,好巧,又碰到你,你在這里附近上班?”彭一辰一手拿筆記本,一手端著咖啡杯站到了她的面前。

伸手不打笑臉人,再說那天他還幫了自己一回,雨筱雯就不能裝作不認識了,勉強笑了下,回答:“不是,我是來做采訪的。”

“采訪?”

彭一辰聽了,狹長的丹鳳眼亮了下,笑道:“你當上記者了?”

雨筱雯點了點頭,覺得不妥,便解釋了下,“不算記者,雜志社編輯。”

“那也算是達成所愿了,恭喜你!”他說的很真誠,是由衷地為她感到高興。

“謝謝。”雨筱雯的回答就有些心不在焉。

打包一杯咖啡而已?

怎么這么慢?

她的視線時不時著急地看向吧臺后兩眼,彭一辰都看在了眼里,臉色神情很快就暗淡下來了。

他嗓音低低的,有些發悶,“你就這么不愿意和我多呆一會嗎?”

他們分開有五年多的時間了,他無時無刻沒有在想她,這次回國第一件事也是想找到她。

似乎是老天都在幫他,讓他在第一次回國就見到了她。

雖然在看到她的兒子后,他嚇得落荒而逃,像五年前一眼,得知她未婚先孕后,他就遠走他鄉。

可是該死的!

這五年來不見她還好,一見到她,他心里就滿滿的還是她。

那天他回家后,接連幾晚都整宿整宿地睡不著,他想通了,他喜歡她是事實。

只要她還是單身,那么他應該爭取一回,不能再逃避自己的內心。

他有回醫院找過她,但是醫生說她們已經出院了,出于隱私保護,他們不肯給自己雨筱雯的聯系方式。

這幾天,他到處在找她的資料。

萬萬沒想到,老天又幫了他一次,這么巧讓他們再次重逢。

也許這是命中注定,彭一辰不禁心理這么想,只是雨筱雯的冷淡讓他有些心灰意冷。

不過沒關系,當年他不告而別,她有理由生自己的氣。

彭一辰給自己加油鼓勁后,重新恢復了清朗的笑容,小心翼翼地問道:“沒什么好謝的,這么多年都沒見了,你方便留個電話嗎?有時間我們約出來聚聚怎么樣?我,我很想你。”

最后的那句“我很想你”他說的很輕,近乎呢喃。聽得雨筱雯心一顫,她咬了咬唇瓣,讓自己不要心軟,揚起了臉,沖他說:“彭先生,這樣可能不太好,我已經是有老公有孩子的人。”

她聲音不大,但足夠清晰,至少周圍幾桌的人都聽的清楚。

大家詫異地目光看向了兩人,尤其是彭一辰。

彭一辰白凈的臉瞬間漲得通紅,結巴道:“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只,只是……”

只是什么,他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雨小姐,你的咖啡!”店員的聲音適時響起。

“謝謝。”雨筱雯沖她笑了笑,接過外帶的咖啡,轉身離開,背影看上去瀟灑,又透著幾分無情。

彭一辰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進了隔壁肅氏集團的大樓。

很長的一段路,她卻連個頭都沒有回。

她說她已經是有老公的人了,是說她孩子的爸爸已經找到了?握著筆記本的手微微收緊,狹長的丹鳳眼里墨色轉濃。

他不會就這么輕易放棄的。

那個男人不值得筱雯的愛,筱雯她值得更好的男人。

雨筱雯挺直得脊背在進肅氏集團的那一刻松懈了下來,她的眼眶有些發熱,鼻頭也有些發酸。

她咬了咬舌尖,利用痛意將淚意給逼了回去。

要說這么多年她學會了什么?那就是這個世界上只有眼淚最不值錢,也是最沒有用的東西。

電梯將雨筱雯送到頂層,肅祁揚辦公室所在的樓層。

小吳秘書拿著筆記本站在門口等她,見她進來,拿著筆就在筆記本上記了起來,邊記口中還念道:“買咖啡超時三分鐘。”

雨筱雯無語地在心中翻了個白眼,至于這個都要記下來么?

小吳秘書瞄了她一眼,像是看穿了她一遍,刷刷又記了一筆,“做錯事絲毫沒有悔意,百分百在心中翻了白眼。”

小說《總裁狂寵契約妻》 第十六章 也許是命中注定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言情小說
  3. 校園小說
  4. 總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淘宝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