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相門庶女弈天下
相門庶女弈天下

相門庶女弈天下 楚飛 著

已完結 豐穆樓炎冥 耽美仙俠驚悚懸疑暖婚

更新時間:2020-01-24 11:58:14
小說主角是豐穆樓炎冥的小說是《相門庶女弈天下》,是作者楚飛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虐渣女,斗權貴,陰謀,較量,更是一場場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她手握棋局,逆轉乾坤,最終走上巔峰的勝利之路……卻誤惹了一尊煞神。日日追著她不放也就算了,竟然還滅了她的十里桃花?!拔覀兒孟癫皇彀??”他邪溺一...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安柏王也沒有想到林筱薇會給人留下把柄,這會兒卻是什么話都不好說了。

“皇上,老臣知錯了?!必┫嗪桶舶赝醵脊蛳抡J錯,心里且憋屈呢!

皇帝瞟了一眼眾人,“丞相和安柏王教導無方,遇事不察,罰俸三月,以儆效尤,都散了吧!”

丞相和安柏王臉色都青了,最終只能蔫兒蔫兒地領了自己的人去了!

……

豐穆被禁足整整一個月才放出來,她想去給白氏買些珠寶玉器,這些日子因著她的事情,白氏也受了不少委屈。

玉器軒是京城首富阮家的生意,也是最受歡迎、最大的玉器鋪子,人來人往地十分熱鬧。

此時堂中坐著一名銀袍男子,墨發懶散而落,藍云紋路滾邊的長袍顯得身材修長高大,他手中懶懶拿著一個玉馬端倪,一旁老板夸得天花亂墜。

“這玉馬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寶玉,冬日觸手溫暖,夏日寒涼沁人,通身都是藍妖玉石。既然是世子喜歡,那小店便只要八千兩即可?!?/p>

樓炎冥瞧了一眼,他對玉器只是略知一二,這一次不過是一時興起,過來逛一逛,總得帶一個戰利品才是。

“那便買下這個吧……”

樓炎冥話音剛落,一道碧藍身影翩然而入,揚聲道,“世子真是大氣,花了八千兩買一個次品?!?/p>

豐穆與樓炎冥在玉器軒偶遇,想起他三番兩次相幫,忍不住開了口。她在現代家中是珠寶集團,所以她只需看一眼,便知珠寶真假,這玉馬雖然是個好的,但是絕對不是老板說的這般。

樓炎冥興味挑眉,見一旁老板面含冷色,便招呼豐穆坐下,“你對這個,很懂?”

豐穆看出了珠寶的真假,自然追究了一番,“世子財大氣粗,下次買這種玉石,最好帶上些懂行的?!?/p>

樓炎冥還沒有說話,樓上便下來一名女子,冷笑一聲,“小姐好大的語氣,我玉器軒生意多年,從未有人敢質疑這里的東西是假貨?!?/p>

那女子扎著流云發髻,打扮干練,眉眼飛揚,自有一股傲氣,“你憑什么信口胡言?”

那老板連忙迎上來,“大小姐!”

阮落落看了一眼老板,“出去忙吧,這里有我?!彼虬l了老板,想著樓炎冥行了一禮,這才道,“世子若是不喜歡玉馬,便換一個就是,何必讓這小姐壞我玉器軒名聲?”

樓炎冥是精才絕艷的長寧世子,這姑娘委實大膽了一些,言語間都是不敬之意,險些嚇壞了剛剛進來的阮丘陵,他是聽了掌柜的稟告,才匆匆趕來的。

“落落,不得對世子無禮?!比钋鹆甏掖铱戳艘谎圬S穆,便恭敬對樓炎冥道,“世子恕罪,舍妹并非有意得罪?!?/p>

樓炎冥不在意地擺手,看著豐穆,“驚動了玉器軒的少東家,怕是要勞煩二小姐為我們解說一下,方才……何出此言?”

豐穆不緊不慢,“藍妖寶玉百年難得一整塊,此玉馬并非是贗品,只是也并非是像方才掌柜說的那般,通體寶玉。這玉馬之中紋路并不連貫,只有中心三分之一乃是藍妖寶玉,周邊是以高超匠人工藝鑄就的和田青玉,同藍妖寶玉有些相似,且紋路最相似,若非是見多識廣的內行人,怕是很難辨別出來?!?/p>

雖然豐穆所道非假,但這話也惹怒了阮落落,心中認為豐穆破壞他們的生意,看著豐穆的眼神就愈發不善了。

而這樣信手拈來的豐穆卻讓阮邱凌驚艷,他是玉器軒的少東家,對玉器也是癡迷,自然知道豐穆說的是真的,且非道行極好的內行人,也無法一語道破其中精髓。

聞言,阮邱凌拿起玉馬細細查看,他本就是少東家,自然這些玩意他一看便知其中多少真,多少假。

‘碰~’

玉馬被阮邱凌摔在地上,須臾,一片狼藉!

“多謝豐小姐相告,不然還真讓這些不成器的東西魚龍混珠了?!比钋窳钃]手讓下人清理掉,又朝豐穆抱拳施禮。

豐穆勾唇,挑眉看向他,到是個心思活絡的少東家,知道毀玉保名聲。

雖然每家玉器閣都會參入一些次品,但大多都賣給普通人家。這阮家的玉器軒自然也不例外,可怪就怪,這下人不懂事,挑錯了人下手。

樓炎冥是什么人,天子都對其寵愛有加,要是真的讓在他玉器軒受了虧,阮家不僅是得罪了一位貴人,就連著家族生意恐都會受連累。

“少東家客氣了?!表艘谎叟赃厓磹旱娜盥渎?,勾唇道:“看來豐穆的行為魯莽了,到是惹阮小姐不快了?!?/p>

這個阮落落到和當初入家族生意的她一般,蠻橫不講理,認為自家的東西是全世界最好的,不許任何人談論半分。

她本是一句無心之話,到讓阮落落誤會成嘲笑之意,瞪了她一眼,冷哼著轉身離開。

阮邱凌抱歉一笑,“是家妹無禮了,今日是阮家不足,不如我做東借酒賠罪可好?”

是不足,而不是錯,不足能改,錯便要復出代價。

聽聞有人請客,豐穆心中一動,她本就好酒,特別是美酒,以阮邱凌的身份斷不會拿普通的酒來糊弄他們,定是那幾十年的美釀。

見某人眼巴巴的模樣,樓炎冥淡笑,起身打斷了豐穆接下來要說的話,“不用了,少東家還是好好去勸勸令妹吧?!?/p>

豐穆回頭瞪著他,恨不得拿一根針將他的嘴巴封起來,他不稀奇,她還稀罕呢。

可人家拒絕的話已經說出口了,她一個女子總不可能單獨去吧,要是讓豐聽蘭知曉了,又不知道要做什么妖了。

阮邱凌也未作多留,寒暄幾句,便也出了門,豐穆剛想要轉身回府,就被樓炎冥伸手拉住。

“世子這是做什么,在這光天化日下,你我男女有別,不要拉拉扯扯的?!?/p>

見某人冷眼推開他,心中明白她在不快什么,勾唇一笑,哄道:“好了,別生氣了,阮家的酒怎可與本世子的五十年陳釀相比?!?/p>

五十年?!

聽聞,豐穆眼前一亮,張口詢問,“真的是五十年的?”

她沒有什么愛好,但自小就是抱著酒罐長大的,對這美酒很是喜愛,在現代時,她便專門私藏著一口酒庫,里面便收集了許多名酒。

小說《相門庶女弈天下》 第10章 怕是很難辨別出來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耽美小說
  2. 仙俠小說
  3. 驚悚懸疑小說
  4. 暖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淘宝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