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南域龍王
南域龍王

南域龍王 咆哮 著

連載中 楚天驕林詩瑤

更新時間:2020-02-07 14:21:10
獨家小說《南域龍王》由咆哮所編寫的都市生活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楚天驕林詩瑤,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戎馬十載,歷經無數風霜,原本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已權傾天下,帶著無上榮耀重歸故里,卻發現最愛的女人被……...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新市的一把手姓楚?!

聽到這個消息,會議室里除了楚天驕以外的所有人,都直接震驚了。

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足足愣了幾秒,才開始反應過來。

“新市一把手竟然姓楚!”

“該不會他就出自我們楚家吧!”

“如果出自我們楚家,那我們就要發達了。”

整個會議室里徹底沸騰起來,發出興奮的感嘆。

這簡直就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他們已經可以遇見,楚家一舉躍居成為江川的豪門。

以后誰敢不把楚家放在眼里,誰敢得罪楚家?

楚老太雖然激動,但心思轉的飛快,很快就把這些關鍵的思路想明白了。

“江川市要和江流市只有兩個楚姓名門,而江流的楚家也和我們同宗同源,這位一把手就算不是我們出自江川楚家的,也是出自云江川家的。”

楚老太雙眼放光,大笑說道。

如果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樣,那么多少能夠扯上關系,進行牽線搭橋,為楚氏集團拉到很多大項目。

“我們楚家要發達了。”楚天仁興奮說道。

他已經開始幻想,躺在金山銀山里的美妙生活了。

不管是楚家子弟,還是公司高層,此時一個個都是無比興奮,幻想著美好的未來生活。

楚天驕把這一切看在眼里,神色平靜,毫無波瀾。

如果他愿意接受任命的話,新市一把手確實姓楚,還是出自江川楚家。

然而,他在昨晚已經辭了。

楚家這些人高興得太早了。

辦公室里的眾人興奮了許久,才慢慢平復激動的心情。

“董事長,楚天驕怎么說也是前任董事長的兒子,

既然他現在回來,能不能給他安排一份工作,讓他也為公司出點力?”

等到會議室里重歸平靜,林詩瑤看向楚老太,開口問道。

她現在雖然不跟楚天驕離婚,總不能讓他游手好閑,無所事事。

必須給他找一份工作,給他證明自己的機會。

林詩瑤心中想著,楚氏集團好歹是楚雄一手創建起來的,為他的私生子安排一份工作,應該不是難事,也并不過分。

聽到林詩瑤提議要給楚天驕安排工作,公司高層倒是沒有什么意見。

他們當時都是跟楚雄一起打江山,一起拼搏的,對楚雄很是尊崇敬佩,覺得扶楚天驕一把,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楚家這些子弟可就不樂意了。

“楚家馬上就要一飛沖天,這個廢物想要回來抱大腿,門都沒有。”楚天仁第一個開口反對。

“一個養豬的也想入楚氏集團工作,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胡麗麗第二個跟上。

“董事長,我們楚氏集團可是要參與到兩市的建設中,低水平的人可不能要。”

“以楚天驕這種養豬水平,我看安排他去當保安,倒是不錯。”

“沒錯,我也是覺得他只能勝任保安的工作。”

這些楚家子弟冷嘲熱諷的說著。

“楚天驕,公司目前各個職位已經滿員,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再等等。”

楚老太只是掃了站在角落的楚天驕一眼,不冷不淡的說道。

“沒事的。”楚天驕輕輕點頭,平靜回答。

看到楚天驕竟然都不為自己爭取一下,林詩瑤就有一股氣。

她都為他爭取了,可他卻無動于衷,真是讓人失望。

“林詩瑤,你要是跟楚天驕離婚,和天仁表哥在一起,天仁表哥會看在你的份上,給他安排一個職位的。”胡麗麗笑著說道。

她說這樣的話,就是為了惡心和打壓楚天仁。

一個廢物,還想回來爭家產!

“胡麗麗,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林詩瑤有些惱怒的說道。

看著楚天驕如此窩囊不爭氣,又受到胡麗麗三番五次挑撥,讓林詩瑤有些受不了。

泥人都有三分火呢!

“如果沒什么事情,我就先去忙了。”

說罷,林詩瑤從椅子上站起來,拿起自己的文件,便率先離開會議室。

“晚上跟我回家。”

在經過楚天驕身邊的時候,林詩瑤低聲說了一句。

楚天驕雖然名義上是楚家的人,但是卻不能回楚家。

在沒有離婚之前,楚天驕怎么說也是她的老公。

如果楚天驕總是住在外面,那么讓別人怎么評論她?

林詩瑤外表賢良,實則是一個潑婦,不讓老公回家???

聽到林詩瑤的話,楚天驕心情稍好,露出一絲笑意。

比起安排工作,這個消息更值得讓他高興。

離開會議室以后,楚天驕沒有在楚氏集團待著。

他打算去江邊公園看看。

在他剛剛走出楚氏集團的時候,口袋里的手機便震動起來。

是毒蛇打過來的電話。

楚天驕沒多想,直接接聽了。

“龍王,上頭批準你請辭,不過兩市合并事關重大,肯定不會讓你閑著,還會安排一些事情。”

電話另一頭,毒蛇把情況簡單說了一遍。

對于這種情況,楚天驕并不意外,早就在預料之中。

放著一個南域龍王不用,那豈不是浪費人才,暴殄天物?

那些糟老頭臉皮可厚著呢!

“你是不是已經得到風聲?”楚天驕問道。

“我估摸著,明天就要去楚氏集團跟你簽大合同了。”

毒蛇微微猶豫,但還是說了出來。

他已經有了一些眉目了。

對于楚天驕,上頭已經調查清楚,知道他對楚氏集團有很深的羈絆,不會輕易放棄楚氏集團。

既然楚天驕不愿意走馬上任,那么就楚氏集團拉入這個大漩渦里面。

等到那個時候,楚天驕想要作壁上觀,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以說,楚天驕被吃得透透的。

“既來之則安之吧。”楚天驕無奈說道。

掛掉毒蛇的電話,楚天驕徑直前往江邊公園。

在抵達江邊公園以后,他在公園廣場的一個小賣部里,買了一包魚飼料。

楚天驕一眼便看出,這個小賣部的老板是個老兵。

不過,右腿有些不靈活,應該是受過傷的。

他和老板隨便交談兩句,便獨自前去江邊。

江邊公園的南側,就是靠近一條江。

這條江貫通江川和云江兩市,乃是兩市的母親河。

楚天驕看著滔滔江水,心中充滿感慨。

父親楚雄就是葬在云江的!

死后遺體進行火化,骨灰撒入云江。

這是楚雄最后的心愿。

國人喜歡土葬,這樣有利于后人祭拜。

這幾年也開始興起火葬。

但是水葬這種做法,還是比較稀少的。

楚家的人不知道楚雄為何選擇將骨灰撒入云江,但楚天驕卻是知道其中的緣由。

在江邊公園的斜對面,有著一處水流平緩的淺灘。

那里水汽繚繞,風景極好,更是別墅林立。

那便是江川最好的別墅區——香檳小鎮。

有風水大師曾言,香檳小鎮所在地乃是龍游淺灘,蛟龍升天之地。

但凡能夠住進那里的,必定能夠大富大貴,飛黃騰達。

現如今,住在香檳小鎮那邊的人,都是站在江川金字塔頂的存在。

楚家和那些存在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楚雄希望有一天,香檳小鎮倒了,楚氏集團能夠接手這個大工程。

而他便化作云江中的那一條龍,庇護楚氏集團開工大吉。

“父親,總有一天,我會實現你的愿望。”

楚天驕看著江面,看著香檳小鎮,平靜而堅定的說道。

他將魚飼料撒入云江當中。

隨著魚飼料撒入江中,不一會兒,便看到江中有幾尾錦鯉出現,正在搶食飼料。

相比這些錦鯉,便是楚雄的化身。

那一天,他必定鯉魚躍龍門。

楚天驕在江邊公園呆了很長時間,對滔滔江水說了不少話。

那些都是想對楚雄說的話。

下午五點半,楚天驕在錦繡大廈門口等林詩瑤出現,跟她一起回家。

“你這一天都守在這邊?”

見到楚天驕,林詩瑤不由問道。

她現在對楚天驕并沒有多少改觀,不過沒有開始時候那么厭煩。

“去江邊公園喂魚,看看我爸,順便陪他說些心事。”楚天驕淡然回答。

林詩瑤知道楚雄的骨灰撒入云江的事情,自然明白楚天驕這是什么意思,心中有些感觸。

原來他不是大家所說的那么差,起碼也是個有情有義的人。

一個對養父有如此重情的人,會差到哪里去?

“走吧,回家。”林詩瑤開口說道。

林詩瑤開著她的大眾汽車,載著楚天驕一起回家。

得知楚天驕今晚回家吃飯,李香蘭特地準備了一桌好菜。

至于林海濤,還是沒有任何好臉色,看得出還有點生氣的樣子。

“菜上齊了,大家吃飯吧。”

李香蘭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笑著說道。

他們一家,今晚算是吃了一頓團圓飯了。

現在能夠和林詩瑤一家三口坐在同一桌吃飯,楚天驕已經很滿足了。

所以,他倒是沒有怎么說,一個勁的埋頭吃飯。

他心里明白,以他現在這種情況,怕是說一句話,就會惹怒了岳父。

到時候,一家人想要心平氣和吃完這頓飯都難。

“女兒,楚老太對這個廢物有什么工作安排?”

喝了半杯酒以后,林海濤便按捺不住,開口詢問林詩瑤。

如果楚老太看在楚天驕是楚雄私生子的份上,給楚天驕安排一份不錯的工作,林海濤倒是不會強求楚天驕和林詩瑤離婚。

如果沒有的話,那這個婚還是得離。

“目前公司的職位已經滿了,楚老太讓他再等等。”

林詩瑤看了楚天驕一眼,還是如實說了出來。

以楚家那些人的尿性,肯定通過渠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林海濤。

林海濤之所以這樣問,就是等著借題發揮。

林海濤是什么樣的人,身為女兒,林詩瑤有豈會不懂。

“楚老太果然不把他當孫子看,我勸你還是早點跟他離了算了。

我看楚天仁人還不錯,對你也有意思,你不如考慮考慮他。

只要你跟楚天仁好了,我說不定也可以更進一步。”

林海濤悶了一口酒,說了一大堆勸林詩瑤離婚的話。

“大海,詩瑤已經說過暫時不會離婚,你也給天驕一點時間。”

李香蘭看了林海濤一眼,忍不住說道。

“你還有臉說,當初要不是你一個勁撮合這門婚事,我女兒至于嫁給這個廢物,

不僅沒讓我過上好日子,還被人冷嘲熱諷。”

林海濤瞪了李香蘭一眼,沒好氣說道。

“爸,我以后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

楚天驕放下筷子,緩緩說道。

“就憑你這個廢物,還想讓我們過上好日子,不拖累我們家就不錯了。

還有,我不會認你這個女婿,別叫我爸。”

林海濤又把火力轉移到楚天驕身上,進行一陣嘴遁攻擊。

對于林海濤這些謾罵,楚天驕都能夠忍受,覺得沒有什么。

這三年以來,因為他和林詩瑤的婚事,讓他們一家三口受了不少委屈。

現如今,他們沖他發泄一些怒火,根本不算什么。

林家的房子只有兩房一廳,楚天驕要是住下來的話,只能跟林詩瑤睡一間房間。

能夠和林詩瑤住在同一個房間,楚天驕已經很滿足了,沒有半點非分之想。

等到洗漱完畢以后,楚天驕很識趣在林詩瑤房間里打了地鋪。

看到楚天驕識趣的打地鋪,林詩瑤對他的看法發生了一點改變,起碼他不會是那種見色起意的人。

否則的話,她才不會容許楚天驕跟她同睡一屋。

此時,楚天驕穿著一條短褲,上半身穿著一件寬松的背心,基本上把他的身材呈現出來。

戎馬十年,楚天驕不知道經歷多少艱苦的鍛煉,不僅強大他的內心,更是強壯他的體魄。

他身上的肌肉雖然不是很大塊,但是一身腱子肉,線條看起來很明顯。

雖然是在放松的情況下,單依然給人一種充滿力量的感覺。

一米八五的身高,加上這樣的身材,簡直都可以當男模,可以吃軟飯去了。

不由得,林詩瑤對楚天驕的看法發生了改變。

她覺得,楚天驕沒有大家所說的那么差。

除了楚天驕的身材讓林詩瑤驚訝以外,更讓他感到驚訝的是,楚天驕身上的那些傷疤。

這些傷疤深的淺的,縱橫交錯,宛如惡龍盤踞在楚天驕的身上。

這只是露出來的一部分而已,被背心遮掩的半個身子,只怕同樣傷疤密布。

看到楚天驕身上的這些傷疤,林詩瑤不由一怔,鼻子有些發酸。

這些傷疤都是他從軍十年留下來的。

這十年,他都經歷了什么?

林詩瑤根本想象不出來。

但她知道,這一切肯定都不簡單。

尋常人受了這么多傷,怕是早就死幾次都不夠。

而他依然活著,依然生龍活虎,回到自己身邊。

忽然之間,林詩瑤覺得這三年的等待,這三年的委屈,都不值一提。

這個男人值得他等待!

“你在部隊養豬,也會受這么多傷的嗎?”

林詩瑤看著楚天驕剛毅的側臉,故作輕松的問道。

“南域的豬很兇猛,受傷是在所難免的。”

楚天驕輕輕點頭,微笑說道。

林詩瑤知道,他能把受傷說的那么輕松,在這十年以來,過的肯定不輕松。

她想起那些拋頭顱灑熱血,保家衛國的戰士,而楚天驕便是這樣的人。

是他在替我們負重前行!

“我想,他們都誤解你了。”林詩瑤帶著一絲哭意說道。

“只要你相信我,就好。”楚天驕從容說道。

只要你相信我,就好!

這是三年以來,林詩瑤聽過最溫柔的情話。

一滴眼淚,從她眼眶中不爭氣的跑了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她想和楚天驕走完余生。

往后余生,風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貧也是你。

榮華是你,心底溫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第二天一早,林詩瑤還沒有去公司上班,就接到楚老太親自打過來的電話。

楚老太在電話里說,上頭要跟楚氏集團合作,讓她立刻趕到公司,抓緊時間布置會場,迎接上頭領導。

林詩瑤不傻,立即明白是什么事情。

上頭要找楚氏集團合作,牽扯到幾十億的利益。

這對于楚氏集團來說,可是一飛沖天,鯉魚化龍的好機會。

身為楚氏集團的行政經理,林詩瑤自然應該腰圍公司出力。

林詩瑤也希望楚氏集團崛起,有朝一日成為行業的龍頭。

掛斷電話以后,林詩瑤就沒有耽擱時間,馬虎的吃了兩口早餐,便立刻趕往公司。

楚家子弟和公司高管陸續接到了通知,都是第一時間趕往公司幫忙。

這可是楚氏集團騰飛的好機會,只要楚氏集團能夠做大做強,他們便能夠賺更多錢。

楚氏集團這邊,前來幫忙布置的人員,皆是處于一種興奮的狀態,討論和上頭合作的事情。

“楚家出龍,我們也跟著雞犬升天。”

“楚氏集團雄起,我們也跟著發達了。”

“只要那位大人物扶持,楚氏集團說不定能夠借助兩市合并的機會,成為新市的龍頭企業。”

……

早上十點鐘,上頭代表的隊伍,出現在錦繡大廈門口。

為首的是一個身材壯碩,身姿挺拔的黑大漢。

他便是這次代表團的首領。

不過,他只是一位秘書,并非那位大人物。

在代表團當中,還有楚老太比較熟絡的熟人。

他便是胡麗麗的父親,楚老太的女婿——謝揚。

謝揚就站在代表團相對靠后的位置,穿著西裝打著領帶,顯得高高瘦瘦的,神色淡然。

看到代表團前來,已經在大門等候的楚老太,可不敢怠慢,立即熱情迎了上去,和代表團七人一一握手致意。

“我們進去談吧!”

陳秘書掃了一眼楚氏集團眾人,沉聲說道。

對于楚老太,他的態度也就那樣,不卑不吭,不咸不淡。

說罷,他便徑直邁步走進錦繡大廈。

楚老太也跟在陳秘書身后,親自為其帶路。

楚氏集團眾人則是落在最后,低聲討論這個造訪的陳秘書。

“這位陳秘書真是年輕有為啊,如此年紀,便能夠擔任那位大人物的秘書,前途無量。”

“他走起路來虎虎生風,英姿颯爽,真是太帥了,不知道有老婆沒有。”

“可惜啊,那位大人物沒有來,不然能夠親眼目睹他的風采。”

……

一會兒之后,陳秘書、楚老太等人來到會議室。

平時開會,都是楚老太坐在首座上。

不過今天,楚老太主動讓出首座,讓陳秘書坐下。

陳秘書也不客氣,面無表情的坐下。

雖然準備時間比較倉促,但是楚氏集團準備還是比較用心的。

陳秘書等人剛剛落座,就送上剛剛泡好的上等好茶。

看到楚氏集團這些準備,謝揚暗暗點頭,準備工作做得很到位,合作的幾率就會提升一些。

“陳秘書,您此次前來,是不是有什么大項目,要跟我們楚氏集團談?”

楚老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緩緩開口問道。

既然那位大人物是出自楚家,那么楚家拿下項目,肯定八九不離十。

所以,楚老太現在也是底氣十足,有些老神在在。

“沒錯,確實有個大項目要跟楚氏集團合作。”

陳秘書微微點頭,沉聲說道。

聽到此話,站在會議室里的楚家眾人,差點就要歡呼起來。

他們一個個露出興奮的神情,暗地低吼。

“上頭能夠選中我們楚氏集團,說明眼光獨到,我們楚氏集團的實力還是很雄厚的。”楚老太自夸說道。

陳秘書掃視會議室里的眾人,依然看不到楚天驕的身影,眉頭微皺,沉聲問道。

“楚天驕怎么不在?”

陳秘書拋出這個問題,讓楚氏集團眾人感到驚訝。

他們有沒有聽錯,陳秘書要跟那個窩囊廢談合作?

這是什么情況?

“陳秘書,你認識楚天驕?”

楚老太率先回神過來,疑惑問道。

“我不認識他,我還會跟他談合作?”陳秘書冷聲問道。

這就讓楚家眾人更加不明白了。

陳秘書可是新市一把手的秘書,地位極高,豈是楚天驕那個養豬的能夠結識的。

在這種關鍵時刻,楚天仁可不能讓楚天驕出風頭,否則的話,他下個月總經理的位置,還會有未知變化。

“楚天驕是我三叔楚雄的私生子,和我們楚家沒有血緣關系。

最可笑的是,他去從軍十年,結果卻養了十年豬,一事無成。

像他這種廢物,怎么可能有資格參加這種高規格的會議。”

楚天仁向陳秘書解釋說道。

這完全就是給楚天驕潑臟水,把他貶得一文不值。

聽到楚天仁說,楚天驕在部隊養了十年豬,陳秘書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這話是說,他也是一頭豬咯?

陳秘書可是從南域調過來的,也是楚天驕一手帶出來的。

楚天驕在南域養豬,可不就是養的他們這群豬?

“陳秘書,我們就別等楚天驕這種小人物,盡快談合作吧。”

謝揚不想節外生枝,趕緊開口說道。

不少楚家子弟附和謝揚。

他們都不認為,楚天驕有資格跟陳秘書談合作。

陳秘書把這些人的嘴臉盡收眼底,心中不由冷笑。

“我是來跟楚天驕談合作的,除了他,你們楚家誰有資格跟我談合作?”陳秘書不客氣的說道。

此話一出,滿堂皆驚,楚家子弟和公司高層全體石化。

陳秘書真的是來跟楚天驕談合作的?

這怎么可能!

會議室里的林詩瑤,也是一臉不可思議。

“原來他并不差。”

林詩瑤在心中嘀咕一句,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林詩瑤,快打電話叫楚天驕趕來。”

楚老太回神過來,立即開口說道。

他雖然不愿意承認,也不看好楚天驕,但這可是楚家雄起的機會,可不能就這樣錯過。

等到楚天驕跟陳秘書把合同簽了,再一腳將他踢開便是。

“好的。”林詩瑤點頭應道。

這可是關乎楚氏集團未來的大項目,她可不敢怠慢。

林詩瑤立即拿出手機,給楚天驕打電話過去。

當林詩瑤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楚天驕已經跑步完成,回到家里洗了個澡出來,神清氣爽,精神抖擻。

看到林詩瑤打電話過來,楚天驕沒有遲疑,立即接聽了電話。

“天驕,你現在立即趕來公司一趟,陳秘書來到公司,指名要跟你談合作。

這可是幾十個億的合作項目,楚氏集團能不能崛起就看這次機會了。”

電話打通,林詩瑤立即把事情的重要性說了出來。

“好的,我現在馬上打車趕過去。”楚天驕直接答應下來。

如果是楚老太、楚天仁等人打電話過來,他還會刁難一下,讓他們親自開車來接。

既然是林詩瑤打電話過來,楚天驕自然不會讓她為難。

林詩瑤穿好衣服,便離開小區,直接打出租車前往楚氏集團。

他從毒蛇那里知道陳秘書是誰。

就是當時在南域,跟在他**后面跑,把他當做偶像的獵豹。

為了能夠震懾新市,不捅出太多簍子,上頭可是從南域調了一些好手過來,安插在各個部門。

南域的那些好手,哪個不敬龍王?

就算讓獵豹等個一天一夜,估計他都不敢有怨言。

小說《南域龍王》 第9章 既來之則安之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淘宝快3开奖结果 海王捕鱼2 江西11选5玩法及中奖规则 15选5预测推荐 pc蛋蛋是真的吗 炒股票新手入门 打红中宝麻将的技巧 网上做什么赚钱 喜迎棋牌手机版 意甲1819赛季 北京pk10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