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溫柔總裁“惡魔”妻
溫柔總裁“惡魔”妻

溫柔總裁“惡魔”妻 鴿笑 著

已完結 安然薛霽 古裝種田修仙驚悚懸疑

更新時間:2020-02-07 14:22:13
主角叫安然薛霽的小說叫做《溫柔總裁“惡魔”妻》,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鴿笑創作的婚戀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安然抬起頭看了一眼對面那個相貌英俊的男人,隨后面無表情地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青澀又酸甜的檸檬汁。兩人坐在這家高檔的酒店內已經有半個小時了,可對方依然沒有和自己交談的意思。安然心想,也許他根本就對...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跳轉閱讀
章節預覽

薛霽面色疲憊地揉了揉眉心,他將手中的一份文件放到桌面上,然后打電話叫來了助理歐陽振。

“昨天叫你辦的事辦好了?”他聲音沙啞地問道。

歐陽振點了點頭:“辦好了,我已經派人將她送去了市內最好的一間療養院,還預訂了VIP病房,她會有專人負責治療?!?/p>

“那就好?!?/p>

助理試探性地問他:“薛總,你叫我進來就是問這件事?”他往常一直都對自己的辦事能力十分放心。

薛霽突然站起身在辦公室內來回踱步,他猶豫了半天,最終開口說道:“幫我繼續深入調查安然的事?!?/p>

“安然?”歐陽振不禁感到有些驚訝——薛總不是不滿意他的婚事么?他對安然這個女人估計也沒有任何好感吧?為何到現在還要調查她?難不成他之前的調查有所遺漏?

“嗯,我需要一份關于她的詳細資料?!?/p>

既然他都發話了,即便滿腹疑慮,歐陽振也只能照做。他總覺得這段時間薛霽有些不對勁,但具體哪里不對勁,他又說不上來。

走出總裁辦公室后,白英和他打了聲招呼。

“歐陽助理,早上好??!”

歐陽振笑道:“今天怎么這么好說話?”

白英依然保持著一張標準的笑臉,“因為總裁叫你進去,一般都是吩咐你辦事?!?/p>

“原來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白秘書,你的心眼兒越來越壞了!”

白英聳了聳肩,繼續埋頭認真工作。歐陽振卻走到她身后,輕挑地玩弄著她耳邊的碎發,“我最近總覺得薛總有點奇怪,他似乎對他的新婚妻子很感興趣?!?/p>

她一把打掉男人膩歪的右手,并抬起臉狠狠地刮了他一眼,怒道:“歐陽助理,請你放尊重點,不要對我動手動腳?!?/p>

男人輕笑了下,形狀完美的菱唇逸出一聲嘆息:“我這不是情難自禁嘛,如有冒犯到你,還請白秘書不要放在心上?!?/p>

白英嫌棄地推開他,“去!不要妨礙我工作!”

“真無情……”話是這么說,歐陽振卻還是噙著笑走向了電梯。

在電梯門即將開啟之前,白英突然開口,好心地提醒道:“總裁最近幾天都提前下班了,我想這就是你覺得不妥的地方吧?!?/p>

歐陽振挑了挑眉,臉上的笑意更深了,“還是你懂我啊,白秘書?!?/p>

沒錯,薛霽這幾天都會提早下班。公司的事并不少,但他依然堅持“早退”,有時還會將筆記本帶回家中。白英對總裁的家事不感興趣,只是如果他每天都這樣的話,苦的就是她們這幾個秘書,尤其是她這個秘書長。

希望總裁能夠趕緊恢復正常吧。

中午1點30分,歐陽振將調查得來的詳細資料發送到了他的筆記本上,薛霽連忙打開那份文檔,且將上面的信息一字不漏地查看了一遍。

在安然6歲的時候,安敬文因為一次體檢報告,發現了杜海邊出軌的事實。震怒之下,他和杜海邊提出了離婚,杜海邊不同意,他就直接找上了律師。盡管杜海邊多次挽留,安敬文卻還是鐵了心要拋下她們母女二人,糾纏了兩個多月,杜海邊終于無奈放手。

離婚后,安敬文原本不需要支付贍養費,可這二十多年來,他一直都給安然存著一筆錢。后來因為杜海邊病重,安然才不得不拿出了這筆存款。

這個地方令薛霽百思不得其解,安敬文明知安然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他在法律上也無須行駛贍養的責任,但他為什么還要這么做呢?

薛霽頭疼地捏了捏太陽穴。

昨晚消耗了他不少精力,做到最后,安然已經昏死過去了,他還不知饜足,現在回味起來仍意猶未盡,薛霽無意識地摩挲著嘴唇,喉結也上下滾動著。

下午3點,他給歐陽振打了個電話,命令他換個方向調查安敬文。

5點準時下班,回到薛家祖宅,老管家出來泊車,薛霽裝作若無其事地問道:“安然回來了嗎?”

老管家搖了搖頭:“少奶奶還沒回來?!?/p>

聽到這句話,薛霽幾不可察地皺了皺眉。

他將身上的西裝脫下來交給李嫂,然后走進玄關換上拖鞋,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江詩丹頓,才知道現在已是傍晚6點20分了。

電視臺一般都是六點下班,就算安然乘坐公交車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也不會每晚耗到八九點才回來,她到底在搞什么?

薛霽越想越是煩躁,他拿出手機翻了翻,大拇指一直停留在安然的手機號碼上。

7點15分,李嫂準備好了飯菜,她走出客廳,邊觀察著薛霽的臉色,邊小心翼翼地問道:“少爺,今天還是不等少奶奶回來再吃飯嗎?”

他深吸口氣,盡量溫和地對李嫂說:“一樣,等她回來再給她熱飯吧?!?/p>

話音剛落,他卻倏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并拿著手機走進了書房。

“少爺,你……”

李嫂正感疑惑,薛霽回過頭沖她說道:“菜先不要上,我回書房辦點事?!?/p>

“什么事比得上吃飯重要啊……”李嫂無奈地退回了廚房。

薛霽還是撥通了安然的電話。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不讓人省心了,他感覺她每次都把他的話當做耳邊風,再這么放縱下去,薛家豈不是成了她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地方?

這么想著,他便沒有先前那么多顧慮了。

手機那頭的忙音響了很久,就在薛霽快要耗盡耐心時,電話通了。

然而,接聽電話的人不是安然。

“喂?你是誰?”

是個男人的聲音。

腦內緊繃著的一根神經似乎斷裂了,薛霽握拳錘了一下書桌,力道之大,桌面上的筆記本和一堆文件都震了震,他極力遏制住內心的狂躁和暴怒,沉聲問道:“這個問題該我問你,你是安然什么人?”

“我嗎?我是安然姐的搭檔,我叫成逸洲!對了,安然姐住院了,她現在還處于昏迷狀態中,所以才沒辦法接聽電話?!?/p>

“什么?!”薛霽呼吸一窒,右手下意識地握緊了手機,他試圖單手揭開領帶,但失敗了。無視被他扯得凌亂的紐扣及衣領,他立刻起身走出書房,一邊詢問著成逸洲,一邊快速地套上了西裝。

看他神色匆忙地走下樓,老管家連忙問道:“少爺,這么晚了你還要去哪兒?”

薛霽掛斷電話,急道:“去醫院,白叔,你和李嫂先吃飯吧,我可能會晚點回來?!?/p>

說完,他便徑直走向車庫取車。

飛快趕到市人民醫院,薛霽又打電話聯系上了成逸洲,五分鐘后,他終于找到了安然住院的病房。

一個高大俊朗的男生正守在病房門外,看見薛霽時,他沖他揮了揮手。

“你是薛霽?你就是那個薛氏集團的總裁,薛霽?”他有些難以置信。

薛霽越過男生三步并作兩步走到病床前,看到安然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他緊了緊拳頭,隨即又松開,轉身命令成逸洲:“將她調到VIP病房,這里人太多?!?/p>

成逸洲一臉茫然。

對方說話的語氣實在是太過強勢了,以至于他產生了一種自己被壓迫著的錯覺。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薛霽又不耐煩地把剛才說的話重復了一遍。

“哦,好,我現在就去辦?!边@一次,他竟鬼使神差地走出了病房。

等他離開之后,薛霽拉開一張椅子在安然病床前坐下,他用手背探了探安然額頭的溫度,心底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她會發燒,肯定和他脫不了干系。

這個女人為何這么倔強?明明只要向他求饒,他就能好心地放過她。

薛霽輕撫著她的臉頰,那熱燙的體溫令他無端有些懊惱,坐了一會兒,他從西裝口袋內掏出手機。

“白秘書嗎?對,是我,我明天估計會遲點回公司,和袁經理洽談的事就交給你了,明天上午帶他簡單地參觀一下施工地,如果我下午還沒回來,你替他安排好酒店,嗯,暫時將他拖住,拜托你了?!?/p>

病房內的空氣總是有點沉悶,薛霽摘下領帶,出神地凝視著安然的臉。

不到十分鐘,成逸洲便回來了。

“住院的病人很多,醫院騰不出病房,依我看還是讓安然姐繼續待在這里吧,她……”

不等他說完,薛霽便神色冷漠地截斷了他的話,“藥液輸完后我就帶她回去,你去辦一下出院手續?!?/p>

成逸洲愕然,他明顯不贊成男人的決定,“什么?安然姐現在還處于昏迷中!而且,你到底是安然姐的什么人?你有什么資格帶她走?”

薛霽突然站起身冷冽地看著他,兩人的身高相差無幾,成逸洲卻被他盯出了一身冷汗。

不得不說,薛霽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實在是太強烈了,他這個剛出社會的毛頭小子根本招架不住。

只見男人緊抿著薄唇,與他對視片刻后,他從兩片唇中吐出這么一句話——“我是她的丈夫?!?/p>

“現在,你還覺得我沒資格帶她走嗎?”他冷嘲了一聲,無情反問道。

小說《溫柔總裁“惡魔”妻》 第十二章發燒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種田小說
  3. 修仙小說
  4. 驚悚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淘宝快3开奖结果 股票代码查询一览表 广东11选5走势图 安徽东至本地麻将 今期三肖必中特 豪利棋牌苹果手机下载 网挣团队是不是真的 贵州快3号码分布图 多乐彩遗漏 东方网络股票股吧 浙江体育彩票6 1走势图